三、相关风险提示  (一)减持计划实施的不确定性风险,  鄂州市经信委对该产能置换方案进行了审核

  本公司董事会、全体董事及相关股东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重要内容提示:  ●大股东持股的基本情况: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前,广发基金添翼定增10号资产管理计划(持有人名称:广发基金-工商银行-长安国际信托-长安信托·广发添翼资管计划投资单一资金信托,以下简称“广发基金”)持有公司股份200,455,581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7.23%。  ●减持计划的进展情况: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广发基金计划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的减持数量过半,共减持公司股份27,71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计划通过大宗交易减持部分尚未实施。2019年1月18日收盘后,广发基金持有公司股份172,745,581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23%。  一、减持主体减持前基本情况  ■  上述减持主体无一致行动人。  二、减持计划的实施进展  (一)大股东因以下原因披露减持计划实施进展:  集中竞价交易减持数量过半  ■  (二)本次减持事项与大股东此前已披露的计划、承诺是否一致  √是□否  (三)在减持时间区间内,上市公司是否披露高送转或筹划并购重组等重大事项  □是√否  (四)本次减持对公司的影响  广发基金不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本次减持计划实施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亦不影响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持续经营。  三、相关风险提示  (一)减持计划实施的不确定性风险:广发基金将根据自身资金安排、股票市场情况等因素决定后续如何实施本次股份减持计划,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二)减持计划实施是否会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风险  □是√否  特此公告  凌源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  2019年1月19日

  依据《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工信部原〔2017〕337号)、《关于从严做好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工作的通知》(工信厅原函〔2018〕158号)规定,按照《湖北省钢铁、水泥、玻璃、电解铝行业产能置换方案公告工作规程》(鄂经信办重化〔2018〕25号)要求,武汉钢铁集团鄂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拟淘汰现有2台35吨转炉,受让宝武集团上海宝钢不锈钢有限公司出让的26万吨炼钢产能指标,按照减量置换原则拟在现厂区内建设1台120吨转炉。  鄂州市经信委对该产能置换方案进行了审核,确认拟建项目冶炼设备不属于《产业政策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明确的限制类和淘汰类,用于置换的产能项目真实、合规,申报材料齐全。  我厅按照上述政策规定进行审查,认可鄂州市经信委审核意见。经研究,同意将武汉钢铁集团鄂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建设项目产能置换方案予以公示。如有异议,请将书面意见寄送(传真、邮件)至湖北省经信厅重化产业处,欢迎社会监督。  公示期限:2019年1月14日至2019年2月14日  寄送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一路7号412室  邮政编码:430071  传真电话:027-87236538  电子邮箱:hbeitczhc@126.com  武汉钢铁集团鄂城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建设项目产能置换方案  

  改革开放40年,中国钢铁工业取得了骄人的成就。  1月14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扩大)会议在京召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于勇在会上介绍,刚刚过去的2018年,钢铁行业运行取得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提前完成了5年化解过剩产能1亿-1.5亿吨的上限目标。钢铁产需基本平衡,钢材价格相对稳定,进口铁矿石市场运行平稳,钢铁企业效益持续好转。前11个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76万亿元,同比增长14.17%;实现利税4149亿元,同比增长50.14%;实现利润总额2802亿元,同比增长63.54%。与此同时,整个行业节能环保水平显著提升。  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的话说,2018年是中国钢铁行业“运行最平稳、效益最好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中国赢得“337”调查完胜,成功维护了中国钢铁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声誉和品牌形象,捍卫了中国钢铁行业尊严。  回首中国钢铁工业改革开放40年,刘振江十分感慨,“这40年,几百万中国钢铁人以钢铁报国的初心、钢铁强国的宿愿,勇立改革潮头,不失时机,迎难而上,用不懈的奋斗创造了世人瞩目的伟业,催生了中国钢铁工业的崛起、强大,为强国富民立下了汗马功劳。”  新中国成立初期,战争的创伤,一穷二白的家底,艰难困苦,百废待兴。国家建设需要钢铁,造机器搞工业化需要钢铁,保卫新中国国防需要钢铁。  刘振江说,“对1958年大炼钢铁有众多评说,钢铁人必须清楚,中国有30多个大钢厂是1958年建立的,这些钢厂至今是中国钢铁的主力军。没有这些大钢厂,就没有今天的钢铁工业。”  在刘振江看来,在当时极端困难条件下,重整破碎的经济,起步工业化进程,5亿人吃饭,国家没有钱,只能先花在刀刃上。“工业以钢为纲、农业以粮为纲”在那个时代理所应当的是英明的国策。  很多人对改革开放的起始记忆犹新。在那经济匮乏的时代,国家提出了年产2600万吨钢的要求,冶金部大楼昼夜灯火通明,各钢厂挑灯夜战,从1974年到1976年,3年却没有打下2600万吨钢。直到1978年,才交出年产钢3178万吨的答卷。这3178万吨钢是从建国时的15.8万吨干上来的,30年苦战,实属不易。但这3178万吨钢只占当时世界钢产量的4.4%。而此后的改革开放中,中国钢产量占到世界50%以上,成为难以解读的“天方夜谭的巨变”!  同样令人感慨的是,3年前,整个中国钢铁行业还在凄风苦雨中挣扎。  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主要发生在金融危机期间,钢产量由4.8亿吨突破了8亿吨。第二次是2015年的最低谷。后危机肆虐,全球经济不景气,当年全行业严重亏损,平均1吨钢亏损140元。两次“过山车”之后痛定思痛,中国钢铁行业迈出了去产能和追求平稳可持续发展的坚定步伐。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脚步,中国钢铁工业化水平已跻身世界前列。刘振江认为,是改革开放打开了中国钢铁追赶世界脚步的大门,筑起了中国的钢铁长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