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行业运行实现稳中向好,钢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要由70%左右降至60%以下

  三年时间,钢铁行业共化解1.5亿吨过剩产能,彻底清除了“地条钢”,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远未完成,钢铁业资产负债率仍偏高。  如何降杠杆、为企业减负?已成为未来几年整个钢铁行业的重要任务。  在1月14日召开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扩大)会议上,中钢协会长于勇说,去年钢铁行业运行取得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但稳中有变、变中有忧。行业效益明显好转,资产负债率在前两年连续下降基础上,2018年11月末同比又下降3.39个百分点至65.74%,有过半数会员钢企下降至60%以下,但仍有一些企业高于60%。  “2019年要更加积极地推动行业去杠杆,化解资金风险。协会提出钢铁行业用3-5年时间将资产负债率降至60%以下,是一项重要任务,要在2018年取得成绩基础上再接再厉。”他表示,要充分利用效益改善的有利时机,多措并举去杠杆。  从70%到60%以下  上述目标最早是在2017年3月中钢协召开的一次“去杠杆、防风险、增效益”座谈会上提出的,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彼时,中钢协定的目标是:经过3-5年努力,钢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要由70%左右降至60%以下,其中大多数企业资产负债率处在60%以下的优质区间。行业去杠杆由此正式开始。  参与此次会议的专家曾对经济观察网介绍:“钢厂普遍认同行业存在资产负债率偏高、债务负担过重等问题,制约了企业长远发展和转型升级,他们希望通过债转股等手段甩掉这一包袱。”  中钢协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解释称,去杠杆是进行企业资本结构和资金结构的根本性优化,对企业战略性关系重大。“这项工作不可坐等,要主动上手,尤其是大企业应属去杠杆重点企业。”他说。  其实高杠杆问题一直困扰着钢铁业。根据中钢协公布的数据,2016年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9.6%,高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也远超国外同等规模企业水平。而在此前16年,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由48.92%上升至70%左右。2016年资产负债率超90%的会员钢企有11家,80%-90%有14家,50%以下多是规模较小的企业。  近两年钢铁去产能深入推进,特别是2018年前三季度,钢铁业运行取得多年未有之平稳态势;前11月会员钢企实现利润总额达2802亿元,同比增长63.54%。至11月末,行业资产负债率降至65.74%。  在刘振江看来,2018年是钢铁行业运行最平稳、效益最好的一年。优势产能得以发挥,产需基本平衡,企业效益可观,主动还债,去杠杆力度进一步加大。  “不过,总体看行业仍存在资产负债率偏高、产能扩张冲动等问题。”他指出,去年三季度末,钢铁业资产负债率仍高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十多个百分点。去杠杆仍是今后防风险的关键所在。  此外,经济观察网统计发现,钢铁行业总体负债率不仅偏高,而且差异也大,高的达80%以上,低的仅30%-40%。行业资产负债率虽再次下降,但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成本偏高等问题。据刘振江介绍,去年前三季度会员钢企财务费用同比上涨了12.5%。  如何降低资产负债率?  业界在尝试不同方式和办法化解难题。  中钢协会长于勇表示:“协会将继续就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和去产能过程中的债务处置等方面的问题与有关部门、金融机构进行沟通,改善企业融资环境。同时继续加强去杠杆工作经验总结和宣传推广,为企业去杠杆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  市场化债转股也不失为一种重要途径。早在去年全国两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就曾表示,要进一步落实“有扶有控”差别化信贷政策,对具有发展潜力的钢铁、煤炭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优化企业债务和治理结构。  徐向春告诉,其实此前银行对实施债转股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企业需通过吸纳其他投资者,建立债转股基金,以市场化方式降杠杆,这些都处在探索中。随着盈利情况大幅好转,钢企降杠杆可通过偿还债务、资产处置、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进行。  2019年1月15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说,截至目前债转股落地规模已经超过6000亿,去年同期落地率只有10%左右,目前落地率已超过30%。他表示,下一步要加大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力度,重点提高落地率(签约到位率),加大优质企业、临时遇到困难的企业债转股力度,加大民企参与债转股力度。  中钢协副会长屈秀丽认为,钢企应抓住市场好转的机遇,以市场化理念推进去杠杆。要加强与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协调,同时利用好资本、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减少对银行贷款的依赖。此外,还可以进行资产证券化和资本运作,开展项目融资等。

  1月14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9年理事(扩大)会议在北京国谊宾馆召开。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河钢集团党委书记于勇作了题为《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提高钢铁行业运行的质量和效益》的讲话,就钢铁行业2018年运行情况以及2019年面临的形势任务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于勇指表示,刚刚过去的2018年,我国经济保持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经济增长处于合理区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效果逐步显现。钢铁行业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先行者,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提前完成了5年化解过剩产能1亿吨~1.5亿吨的上限目标。市场环境明显改善,产能严重过剩矛盾有效缓解,优质产能得到发挥,企业效益明显好转。  于勇在讲话中指出,2018年,钢铁行业运行取得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但是稳中有变,变中有忧。  钢铁产需基本平衡。2018年钢铁需求基本稳定,基本达到了产需平衡。2018年钢铁需求基本稳定,基本达到了产需平衡。前11个月,全国共生产生铁、粗钢和钢材(含重复材)分别7.08亿吨、8.57亿吨和10.13亿吨,同比分别增长2.44%、6.73%和8.30%。  钢材价格相对稳定。前11个月钢材价格指数平均为116.52点,同比上涨9.86%。年末钢材价格的快速下跌,原因是多方面的,需求减弱、产量增长、贸易保护以及环保限产政策执行尺度的不均衡等,但更主要的是市场预期,对后市不看好,市场信心脆弱。  进口铁矿石市场运行平稳。前11个月,全国共进口铁矿石9.78亿吨,同比下降1.30%;金额达709亿美元,同比下降2.80%,矿价平稳对钢厂效益有稳定作用。钢铁企业效益持续好转。前11个月,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76万亿元,同比增长14.17%;实现利税4149亿元,同比增长50.14%;实现利润总额2802亿元,同比增长63.54%,为工业领域的利润增长做出了贡献。  钢材出口减少,结构优化。前11个月,全国出口钢材6378万吨,同比下降8.60%;进口钢材1216万吨,同比增长0.50%;进出口相抵折合粗钢净出口5377万吨,同比减少629万吨。  节能环保水平显著提升。前11个月,会员钢铁企业外排废水总量同比下降5.17%,外排二氧化硫同比下降12.32%,烟尘同比下降9.24%,工业粉尘同比下降7.88%;吨钢耗新水同比下降4.65%,吨钢综合能耗同比下降2.60%。企业高度重视环保,不少企业向超低排放努力。  于勇表示:2018年行业运行实现稳中向好,是全行业努力拼搏的结果,更得益于党中央、国务院坚决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英明决策,得益于有关部委及地方政府继续严禁新增产能和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各项措施的坚决落实。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苗圩接受采访时表示,严禁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新上项目扩大产能,严控电解铝新增产能,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持续推进落后产能依法依规退出,推动更多产能过剩行业加快出清。  笔者认为,随着我国去产能战略任务的实施,钢铁业开始持续向好,业绩也大幅提升,钢铁业已进入了一个减量创新发展的新阶段,但是,不可以忽视的是,行业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和挑战,在此时,监管层提出要严禁钢铁新上项目扩大产能,提醒的非常及时,一定要严禁新增产能的冲动和应被淘汰产能的“死灰复燃”。  对于钢铁行业来说,相信很多人依然记得2015年的那个寒冬。2015年,在A股上市的31家钢铁企业(证监会行业分类中的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合计亏损总额高达195亿元,曾经的中国第二大钢铁上市企业——武钢股份以超过75亿元的巨额亏损,成为当年A股的亏损王,当时可以说钢铁业陷入了全行业亏损状态。  面对行业的这种现状,政府主导的去产能成为钢铁业的“救命稻草”。2016年2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该文件称,钢铁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亏损面和亏损额不断扩大,其中产能过剩问题尤为突出。该文件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压减粗钢产能1亿吨—1.5亿吨。  但是,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推进速度已远超预期。2016年和2017年,钢铁去产能分别达6500万吨和5000万吨,两年时间去掉的钢铁产能高达1.15亿吨。此外,在地条钢产能方面,政府共计关停了600多家地条钢企业,去掉近1.4亿吨产能。  经过三年的刮骨疗伤,钢铁业整体效率大幅提升,业绩也出现大幅增长。在2017年前三季度就已露出端倪。根据财报,2017年前三季度,31家A股钢企总营收为10026.27亿元,同比增长55.96%;净利润为457.03亿元,同比暴涨4.63倍;2018年前三季度,中国钢铁行业利润增幅超过70%。  根据中钢协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月份至9月份,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06万亿元,同比增长14.47%;实现利税3466.81亿元,同比增长68.20%;实现利润总额2299.63亿元,同比增长86.01%;销售利润率基本达到了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率水平。钢铁行业扭转了多年来微利甚至亏损的局面。  1月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表示,2019年要继续巩固去产能成果。支持重点省份去产能,督促地方以处置“僵尸企业”为抓手,坚定不移去除低效产能。严把产能置换审核关,开展产能置换方案专项抽查,对钢铁产能违法违规行为始终保持露头就打的高压态势,强化负面警示,不断巩固行业来之不易的发展局面。  在中国钢铁企业逐渐走出困境后,笔者认为,钢铁人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居安思危,因为行业中仍存在着诸多挑战,例如,产能扩张冲动、负债率偏高以及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尤其要警惕新增产能的冲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