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实施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之后,包头海关大力压缩通关时间、提高通关效率

今年前三季度,包头市钢材出口保持增长趋势,累计出口钢材120.8万吨,同比增加16.7%;价值50亿元人民币,增长38%。同时,铁矿砂及其精矿进口持续增长,累计达845万吨,同比增加58.6%;价值34.3亿元人民币,增长45.3%。  今年以来,包头海关大力压缩通关时间、提高通关效率,促进钢铁和其他产品贸易便利化。多次召开专题研究会,逐月通报通关时效。同时,紧密布控指令细化、实施查验、图像信息上传、查验结果录入等各环节,每日将未能正常结关的报关单信息和问题通过微信群予以通报。  包头海关还促成满都拉口岸实现智能卡口系统测试顺利运转,极大地提高了通过效率。

“今年钢铁行业过上多年没有的‘好日子’。”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振江在31日举行的信息发布会上表示,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前三季度我国钢铁企业效益持续好转,行业运行取得前所未有的平稳态势。  数据显示,1至9月份,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299.63亿元,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利润总额,同比增长86.01%,扭转了多年来微利甚至亏损的局面,创下史上最好业绩。  钢铁行业销售利润率也从前几年“卖吨钢不如卖斤白菜”的工业行业最低水平,提升到了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  据刘振江介绍,钢铁企业的“好日子”一方面来自经济平稳增长,基础设施建设等支撑了钢铁需求的增长。前三季度,全国粗钢和钢材产量同比分别增长6.07%和7.21%,钢铁库存却保持较低水平,这说明是实实在在的供销两旺。  另一方面得益于平稳的铁矿石价格,矿价过高一直是拉低钢铁企业利润的重要原因。中钢协统计显示,今年铁矿石市场秩序明显好转,1至9月份全国进口铁矿石价格稳中略降,这使得下游钢铁企业能维持较好利润。  “从价格看,一季度钢材价格曾出现下跌,不过大型骨干企业稳住了市场价格和预期。今年以来,钢价没有出现暴涨暴跌,保持在合理区间。”刘振江表示。  作为杠杆率最高、环保压力最大的行业之一,钢铁企业在效益好转后一是主动还债,9月末,中钢协会员企业资产负债率66.11%,同比下降3.91个百分点;二是积极实施超低排放,全行业今年投资大多为环保投资,节能环保水平不断提升。  “四季度及明年钢铁行业会面临更多挑战。”刘振江说,从运营情况看,铁矿石价格近期出现上涨迹象,而钢铁行业融资成本仍然偏高,前三季度企业财务费用同比上涨了12.5%,这些都会挤压钢厂利润。  此外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9月份全国粗钢日产水平再创历史新高,达到了269.5万吨,特别是板材过剩的问题将更加突出。全行业应当理性看待市场形势,保持供需基本平衡。”刘振江说。

截至2018年10月底,33家上市钢企三季报悉数公布,盈利达807.8亿元。排名前三依次为宝钢股份、鞍钢股份和马钢股份,净利分别为157.47亿元、68.47亿元和55.83亿元。  在钢企迎来春天的时候,铁矿石产业也再次传来利好。近日,在“2019年钢铁产业链发展形势高峰论坛”上,大商所工业品事业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研究推出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以进一步增强期货价格的代表性和稳定性。  对此,银河期货黑色商品分析师韩京润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的推行将对中小钢企产生利好,尤其是民营钢企,因为该制度推出之后,钢企可以用铁矿石的单一品牌进行交割,这意味着贸易企业和钢企就没有必要提前在期货盘面上进行套保。另外,韩京润预判,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从论证到实施有一个时间段,最早推出也应该在明年9月份左右。  品牌交割制度待出  “现在的交割是指在某一个时间段对铁矿石整个品种而言,一旦实施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之后,就可以将交割品划定成为多个交割品牌,合理反映不同矿种的差价,使得期货价格的代表性和稳定性更加突出。”大商所一位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大商所将会与市场方进行方案的论证,尽快推出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以此便利境内外企业参与期货交易和交割。  事实上,作为我国首个对外开放的已上市品种,铁矿石已经在2018年5月份引入了境外交易者,其交易规模以及活跃度受到境内外市场关注。据数据显示,10月26日,铁矿石期货单边成交量、持仓量分别为57.09万手和54.84万手,较9月25日分别上涨了85%和33%。  某钢企上市公司期货事业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我国的钢铁产量居世界第一,但是铁矿石却主要依托外矿支持,也就是说依靠进口。从过去两个月的发运量来看,外矿同比尺度大幅度下滑,其中,力拓发运下调较为明显,此举将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外盘铁矿指数回升,外矿吨矿收益上升。  “近年来受到去产能以及环保政策的影响,我国钢铁新增产量在缩减,藉此,对于铁矿石的需求也随之下降,作为外矿来说,为了保证利润,就必须把控供需平衡,因此,从外矿的盈利角度来讲,未来会控制运力。”上述负责人如是判断。  大商所方面向记者介绍,铁矿石期货品牌交割的整体思路和流程是交易所公布准入品牌和升贴水(指在确定远期汇率时,是通过对汇率走势的分析确定其上升还是下跌);卖方申请注册仓单,需保证货物的品牌在准入品牌范围内,且通过合格供应商申请注册仓单,提供相关证明文件;买方注销仓单出库时,合格供应商须向货主提供上述文件;如对品牌存在异议,货主可向交易所提起争议,由品牌交割委员会裁定;如果裁定品牌为假,合格供应商须向货主赔付差额。  至于在准入品牌及升贴水的设置上,为使交割品满足大部分钢厂需求,相关制度将要求,交割品需限制在钢厂接受度高的品牌内。这些主流矿准入品牌具有品质优、供应充足、流动性高的特点。其中,进口矿主要考虑进口量高等指标,国产矿需综合产量和销量等多个指标。  “当前铁矿石品牌期货交易基于价格发现,参与者主要以投资机构等为主,实体企业参与度并不高,品牌交割制度实施之后或许会提升中小民营钢企的参与度。”一位钢贸商向记者表示,中小钢企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对单一品牌进行交割;另外,品牌交割制度的实施可能会降低那些投资机构可能参与度,但是他们仍有普通合约可以投资。  另外,该钢贸商亦称,铁矿石期货自2013年上市以来,试产交投活跃,逐渐成熟,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铁矿石衍生品市场,除了有近千家钢贸企业参与铁矿石交易之外,亦有百家钢企参与,期现价格相关性达0.95,且采取实物交割,保证了期货价格对现货价格的代表性。  铺路钢企国际化  “2017年,我国铁矿石进口量10.75亿吨,约占全球铁矿石贸易量的68%。与此相对应的是我国的钢铁产量,2017年我国粗钢总产量超过8亿吨。”原宝钢集团某分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依照这么大的产业量,我们不管是在钢铁产业还是在铁矿石产业上,都应该有足够的“话语权”。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国钢铁产业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是没有话语权的,在国际市场竞争力也有待提升。上述宝钢人士亦称,我们的钢铁产量虽然多,但是利润却不高,大多数都是粗钢产量,缺少一些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钢铁产品,因此需要有足够的话语权。  至于铁矿石,虽然早已经推出期货品种,但是国际化程度不够,因为在今年5月份之前,并没有对境外的投资者开放。而且铁矿石一直都是处在一个“卖方市场”,也就是说由外矿说了算。  对于上述宝钢人士的见解,西北一家民营钢企副总张强(化名)表示认同。张强称,随着我国去产能政策的不断加大,那些落后产能基本已被淘汰,仅2016年与2017年,淘汰钢铁产能就达1.15亿吨;并且关停地条钢企业约600家,去掉了约1.4亿吨的产能。也正是在这些国家政策的支持下,钢价不断回暖,钢企迎来了一个相对较好的时期。  “虽然公司还没有上市,但是钢企上市公司的业绩即代表了整个钢铁市场的发展情况,依照33家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前三季度有29家盈利,且利润超过800亿元,这是以往没有过的好成绩。”张强向记者表示,目前的钢价每吨超过千元,至于还有公司没有赚钱,那应该是历史欠账太多。  另外,根据多位钢铁企业的负责人透露,2018年钢铁行业依然面临严峻的环保考验,但是并未“一刀切”,对于环保达标符合要求的钢企允许冬季生产。即便是唐山,也是将钢企分为A、B、C、D四类,限产比例分别为0%、30%、50%、70%。  因此,在我国钢铁行业稳定趋好的当下,力促铁矿石国际化,有利于钢铁企业“走出去”。上述原宝钢人士表示,宝钢与武钢在国内的钢铁企业中体量已经很大,合并之后就更大了,有人担心这会形成新的钢铁行业垄断。莫说在钢铁行业不会,就是在煤炭行业,神华与国电合并也不会,因为我们的定位是国际市场,合并之后的公司意在提升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其实,作为我国首个引入境外交易者的已上市期货品种,铁矿石期货已经允许国外矿山等机构客户直接参与中国商品期货市场,我国铁矿石期货价格将真正成为全球参与者共同交易产生的、具有国际代表性和公信力的价格,从而构建起公平、公正、透明的国际铁矿石贸易定价基准。  事实上,在铁矿石迈开国家化步子之前,已经有钢铁企业在探索“走出去”的路径,河钢集团就是其中一位践行者。据了解,到目前为止,河钢在全球五大洲都有投资和合作伙伴,在30多个国家有70多个项目,在110多个国家都有战略伙伴和客户,海外投资总额突破70亿元。早在2016年,河钢的海外销售总量就占河钢集团总销售额的将近三分之一。  “现在应该是钢铁行业一个比较好的时期,从长远来看,有能力布局国际市场,那必定会赢得大发展,即便中小钢企没有‘走出去’的打算,铁矿石品牌交割制度的实施以及国际化业务平稳推进,对于中小钢企也是一种利好。”张强认为,随着铁矿石的国际化,未来中国一定会从钢铁大国转型升级为钢铁强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