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基差贸易为代表的新型贸易模式在有效帮助企业规避风险的同时,在环保限产要求不断的背景下

鞍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鞍山钢铁)的前身——鞍山钢铁公司成立于1948年,作为曾经的“共和国钢铁工业的长子”,鞍山钢铁在市场竞争中积极探索转型升级,已发展成为年产能2600万吨、拥有多个生产基地的跨区域大型钢铁企业。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以鞍山钢铁为代表的大型钢铁企业不仅利用期货市场进行传统的套保操作,而且将期货工具、期货价格运用到日常生产和贸易中。以基差贸易为代表的新型贸易模式在有效帮助企业规避风险的同时,满足了全产业链企业灵活多变的贸易需求。  灵活利用基差贸易实现双方合作共赢  经过多年的市场洗礼,期货对于钢铁企业并不陌生。随着以鞍山钢铁为代表的钢铁企业对期货工具应用的不断深入,企业参与期货的方式也发生变化,基差贸易、场外期权等创新业务在钢铁行业逐步推广。  据了解,基差贸易是国际大宗商品领域中普遍采用的定价方式。在钢铁领域,通过“期货基准价+基差”的方式确定贸易价格,用基差定价替代原有的指数定价、一口价、长协等定价模式,将企业生产经营与期货价格紧密连接起来,为企业利用衍生品市场拓展经营模式、进行风险管理提供了新路径。  据鞍钢股份市场营销中心期货部部长陈涛介绍,在2017年大商所开展的基差贸易试点项目中,鞍山钢铁与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建材)顺利开展基差贸易业务,为推动钢铁企业以基差贸易的模式利用期货市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具体来看,此次基差贸易品种为铁矿石,贸易数量5万吨,鞍钢股份为实货买方,中建材为实货卖方,双方约定交易货品为纽曼粉,交货地点为鲅鱼圈港,以60元/吨为基差,以铁矿石1805合约为标的合约,点价期为2017年12月29日至2018年1月29日。2018年1月22日,中建材完成点价,挂钩合约收盘价格540.5元/吨,最终纽曼现货销售价为600.5元/吨。鞍钢股份以540元/吨平仓铁矿石期货1805合约500手,完成套保。  回顾整个交易过程,中建材在行情上涨时点价,获得一定贸易利润,同时实现了提前销售,稳定了与鞍钢股份间的供销关系。同时,鞍钢股份由于在期货市场进行套保,通过期货平仓收益对冲了成本上涨风险,并获得了基差扩大的收益,较原有参照港口现货定价模式累计降低采购成本近400万元,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采购到了低于市场价格的原料,从而实现企业间合作共赢。  据了解,国信期货是鞍钢股份、中建材基差贸易业务的辅导会员,帮助企业确定基差,推动合作开展。国信期货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对基差贸易业务进行了一定创新,具体体现在基差制定权与点价权的相互让渡上。一般情况下,基差贸易是由贸易卖方确定基差,贸易买方点价。而在此次业务中,基于双方的业务合作意向,由作为贸易买方的鞍钢股份让渡点价权,获得基差制定权,充分体现了基差贸易的灵活性。  “此次基差贸易的顺利推进,既为贸易双方带来了一定收益,也促进了双方学会利用基差贸易模式进行风险管理和定价,使现货采购及定价方式多样化,有效规避市场风险,降低采购成本,同时也为产业链内其他企业开展基差贸易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鞍钢股份原燃料采购中心商情部经理王环宇表示,基差贸易模式与目前铁矿石现货贸易普遍使用的“现货指数+基差”方式类似,符合实体企业贸易习惯和经营需求。通过大量产业客户和投资者公开交易出来的期货价格基准更为公开公正和透明,铁矿石期货市场良好的流动性也有利于企业进行点价和对冲。  “目前,我们涉足基差贸易业务还处于初期阶段,今后在合适时机会继续尝试应用基差贸易模式。对于全行业来说,推广基差贸易还需要一个逐步了解和适应的过程。未来,钢铁企业会更多地开展基差贸易,这对钢铁企业稳定收益、提升经营及生产能力具有积极意义。”陈涛说。  除基差贸易之外,鞍山钢铁还探索尝试了场外期权业务。据介绍,今年4月份以来,铁矿石市场供需关系比较平衡,其价格波动明显走弱,场外期权权利金处于合理水平。此时买入铁矿石看涨期权,以较低的费用锁定了原料价格上涨的风险。  期货工具与产业链经营深度融合  早在2014年,鞍山钢铁就成立了期货部门,在多年实践中逐步完善了期现结合的风险管理体系。期货部门在鞍山钢铁并不独立存在,其业务与现货部门联合开展。期货连接了销售、生产,甚至会对公司的重大决策产生影响。  具体执行上,当现货部门在原料采购或成材销售面临风险敞口时,现货部门会对期货部门发出风险管理需求,期货部门根据现货业务的避险诉求,集合企业自身情况和市场行情来制定期货风险管理方案。该方案完全根据现货采购的风险敞口需求,经期货部门研判市场后确定不超过风险敞口的套保规模。  据介绍,2016年煤炭行业实施276个工作日限产。10月底,持续暴雨影响了煤炭铁路发运,焦煤现货资源紧张,厂内焦煤库存偏低,采购部门预判后期焦煤价格将大幅上涨,进而导致采购成本增加。采购部门及时沟通期货部门,在焦煤期货市场提前低位买入套期保值,建立虚拟库存。后期完成现货焦煤采购后,在期货市场平仓获利近4000万元,有效对冲当期现货采购成本上涨。在现货资源紧张、不能及时签订购销合同锁定价格时,期货市场为企业提供了建立虚拟库存的途经,在及时锁定价格的同时,降低仓储成本、资金成本,灵活管理库存风险。  在具体操作上,鞍山钢铁成立了由期现货部门共同组成的工作组,由采购部门立足市场研判、严格结合现货需求发起套保指令,由期货部门执行套保操作。该方案对套保品种、标的合约、套保量、占用资金以及入场时机等都有明确规定,套保方案在最终执行前还要报总经理审批确认,严格按照方案开展套保业务,设有风控人员进行全程监督。  期货日报记者在调研中感受到,期货价格已经逐渐成为反映产业链供需情况、指导企业生产经营的重要参考指标。目前,不仅中上游的矿山、钢企、贸易商参考期货价格,下游终端采购、库存管理企业也关注期货行情,黑色系商品期货价格涨跌具有较强一致性,如果原料端双焦、铁矿石价格上涨,成材端大概率也会跟涨,便于下游企业根据期货价格变化开展贸易定价。  钢铁企业对期货市场的认可也充分体现在期货参与程度上。据公开数据,2018年前7月大商所焦煤、焦炭和铁矿石期货总成交量22635万手(单边,下同),日均持仓量132.95万手,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21%和10%。其中,铁矿石期货法人客户日均持仓量39.84万手,法人客户持仓占比39%,市场投资者结构不断完善。

今年以来,在环保限产要求不断的背景下,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仍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不断创下新高。分析师陈克新分析指出,全年全国粗钢产量将达9亿吨,加上1000多万吨的粗钢进口量(以钢材进口量折算),全部新增资源量势必突破9亿吨。  今年,在“蓝天保卫战”的攻坚要求下,各地纷纷出台环保措施,其中钢铁行业成为控制排放的主要领域。  如7月初,唐山市政府发布《唐山市钢铁、焦化超低排放和燃煤电厂深度减排实施方案》,此后一个月内唐山各级政府单位发布限产相关政策高达12次。生态环境部近日下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意见征询稿要求,对钢铁、焦化、铸造行业实施部分错峰生产,建材行业实施全面错峰生产。其中,重点城市采暖季钢铁产能限产50%;其他城市限产比例不得低于30%。方案相较去年执行力度更严,限产时间有可能延长。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粗钢产量45116万吨,同比增长6%;钢材产量53085万吨,同比增长6%,增速提高4.9个百分点。其中,6月份全国粗钢产量8020万吨,同比增长7.5%;钢材产量9551万吨,同比增长7.2%。  在陈克新看来,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持续的较大幅度增长,主要是源于消费需求的拉动。“一般而言,当年生产的粗钢与钢材只能有两条出路:首先是进入消费,剩余部分进入库存,表现为社会库存量与钢铁企业库存量的相应增加。”  考虑到今年以来全国钢材社会库存与钢铁企业库存同比均未有大幅增长,甚至比前期库存高点还有显著下降,这就表明上半年全国粗钢与钢材产量,也包括较大幅度的增长量,基本上都转化为消费量。换言之,上半年的全国粗钢新增资源量(同期产量加进口量)约为45818万吨,而同期的全国粗钢实际消费量也大约在4.6亿吨左右。  陈克新在分析下半年全国粗钢(钢材)供需形势时指出,在需求侧,决策部门扩大基建投资来稳定国内经济增长,应对外部需求严峻形势;加之偏向宽松的货币政策与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配合,且人民币汇率贬值对于出口关税壁垒有一定抵消效应,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全国粗钢(钢材)总需求将有增无减,会突破9亿吨整数关口。在供应侧,决策部门扩内需的拉动加之较高利润的驱使,钢铁企业势必在下半年积极增产。全年全国粗钢产量会达到9亿吨,再加上1000多万吨的粗钢进口量(以钢材进口量折算),全部新增资源量势必突破9亿吨。如果下半年全国钢材库存没有异常增加,那么全年粗钢实际消费量会达9亿吨。

8月2日,云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在昆明发布“2018云南省非公企业100强”,有5家钢铁企业入围。  入围非公企业100强是按企业2017年度营业收入总额进行排序的。这5家入围的钢铁企业及其在100强中的排名分别是:云南玉溪玉昆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100.89亿元的营业收入总额位列第3名;云南玉溪仙福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90.83亿元的营业收入总额位列第4名;云南曲靖钢铁集团呈钢钢铁有限公司以71.96亿元的营业收入总额位列第6名;云南德胜钢铁有限公司以53.6亿元的营业收入总额位列第11名;云南曲靖钢铁集团凤凰钢铁有限公司以27.15亿元的营业收入总额位列第27名。  云南省工商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云南省“非公企业100强”整体规模扩张较快,入围门槛为7.45亿元,较上年增加了2.24亿元,增速达43%,远高于全省民营经济发展10.3%的增速。2018非公百强企业营业总收入为2742亿元,创近6年来新高,较上年增加647亿元。  发布会上,云南省工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唐文祥就支持非公经济政策进行了解读。云南富滇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杨敏明确将进一步加大对非公企业的金融支持,并对百强非公企业授信100亿元。云南省信用再担保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佳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非公企业的担保及融资服务支持力度,并与云南省工商联副主席王伟签署了《2018云南省非公企业100强金融服务协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