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5年内至少压减6000万吨钢铁产能,由于两项地方标准的指标高于现行国家标准或行业平均水平

记者从国家发展改革委今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截至目前,我国已完成压减粗钢产能2470万吨,基本上完成了全年3000万吨任务的八成。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上述措施有效净化了市场环境,落后产能、低效产能退出以后,钢铁行业运行明显改善,今年上半年又持续好转,整个行业供需总体形势趋于合理,与此同时,粗钢产能利用率也大幅度回升,基本回归合理区间。  据悉,“十三五”期间我国共计划压减1-1.5亿吨粗钢产能。在各方共同努力下,2016年我国压减了6500万吨以上粗钢产能,2017年压减了5500万吨以上粗钢产能,两年已达到1.2亿吨以上,完成了目标任务的80%以上。2017年,我国还全面取缔了1亿多吨的“地条钢”产能。  该负责人表示,从数字上看,后续任务似乎不太重,但绝不是轻轻松松可以完成的任务。随着钢铁市场供需形势的改善,特别是价格回升,部分企业预期发生了变化,去产能积极性有所下降,严禁新增产能,防范已化解的过剩产能复产压力比较大。同时,去产能是一项比较复杂的系统工程,在去产能的同时要把职工安置好、债务处理好、地方经济转型做好,所以是一个系统工程。  据悉,国家发改委下一步将从继续处置好“僵尸企业”、培育优质产能、加快推进技术进步、推动兼并重组等措施入手,不断优化资源要素配置,强化创新驱动发展,提升整合优质产能,把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质量技术标准如何倒逼钢铁去产能  ——我省实施地方标准促进钢铁企业提质增效、去产能探访  结合两项地方标准和公司提质增效计划,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实施了1250热轧带卷板生产线拓宽改造项目,产业链条得到延伸。图为该生产线的在线测宽仪。  2016年,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省质监局制定了《钢铁企业通用质量要求》《钢铁企业通用技术要求》两项省地方标准,倒逼钢铁行业提质增效、去产能。  两项地方标准于2016年7月1日正式实施。实施两年多来,这两项地方标准在促进我省钢铁企业提质增效、去产能方面发挥了哪些作用?近日,记者进行了探访。  从质量和技术角度对现有产能进行评估,体现标准对产业发展的引领性  7月26日,记者来到武安市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轧钢厂高线车间,看到这里已经没有进行生产了。该公司科技部科技标准室主任江建华介绍,去年10月,高线车间就已停产。  “从两项地方标准正式实施开始,高线车间不再生产光圆钢筋HPB235和带肋钢筋HRB335。”江建华介绍,这两个品种的钢材主要用于建筑行业,由于不符合两项地方标准有关指标,公司不再进行生产。同时,结合两项地方标准和公司质量提升计划,公司对高线车间的其他钢材品种进行了改造升级。高线车间2015年钢材产量为61.64万吨,2016年产量为59.02万吨,2017年产量为20.83万吨,一些质量技术标准相对较低的钢材品种不再进行生产。  从省质监局了解到,运用两项地方标准,我省有关企业从质量和技术角度对现有产能进行评估,对落后产能进行甄别,解决了“去谁、去多少”问题。同时,由于两项地方标准的指标高于现行国家标准或行业平均水平,部分企业要达到标准,必须对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或改进管理模式。由于投入很大,倒逼企业自觉退出产能。  省质监局标准化处处长郭永志介绍,两项地方标准共设定25项质量指标和31项技术指标,除1项新增指标和1项指标执行国家标准外,其余指标均高于国家标准或行业平均水平,分2016年、2017年至2019年和2020年三个阶段实施。据测算,两项标准共影响我省钢铁产能2705万吨。  25项质量指标中,“炼钢用生铁合格率”2016年指标为99.78%,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4%;热轧钢带“断后伸长率”和带肋钢筋“最大重量负偏差”等指标高于国家标准1.5%—3.8%。31项技术指标中,“计量器具配备与管理”9项指标均高于现行国家强制性标准20%以上,圆盘条、钢筋、钢带等产品工艺技术控制精度指标高于国家标准3.3%—12.5%。  两项标准实施以来,一些钢铁企业通过执行标准,有效退出了落后产能。  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下属的鑫山钢铁有限公司,根据生产状况和需求,依据标准淘汰420立方米高炉1座,并与东北大学共同研发薄带冷轧高效电机用硅钢工程技术项目,实现产品升级换代。  崇利制钢有限公司按照标准,对生产工序各关键控制点进行优化改进,拆除1座505立方米高炉和1座35吨转炉。  邯郸市紫山特钢集团建发高强度标准件材料有限公司,通过实施标准,调整产品结构,淘汰落后产品,炼钢由60万吨减少到30万吨,炼铁由60万吨减少到52万吨。  郭永志说,我省钢铁企业实施两项地方标准的自觉性和主动性较高,体现了标准对产业发展的引领性,对落后产能有了相对科学的判定,企业明确了化解产能目标,避免了盲目性。  据不完全统计,至2016年底,两项地方标准共促进淘汰钢铁产能382万吨。2017年,我省运用标准手段促进钢铁行业去产能约645万吨。  引领钢铁企业积极实施技术改造,实现产品升级换代、提质增效  在去产能的同时,两项地方标准还引领全省多家钢铁企业积极实施技术改造,实现产品升级换代,提高了我省钢铁产品质量水平,实现了提质增效。

钢铁,是一个民族文明的标志,一个国家国力的象征。  铁、钢作为基础材料,伴随人类文明2000多年,一直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时至今日,一个国家的强盛仍然离不开钢铁。  上世纪50年代,社会主义新中国百废待兴,亟须修复战争创伤,建设强大国防,打造完备工业体系。乘着社会主义东风,一批钢铁企业在全国各地上马。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河北以“六钢一机”为主的钢铁工业初具雏形,并在1972至1974年趋于完善,全省钢产量排全国前五名。  产量跃升:中国第一,河北第二  改革开放后,河北以“六钢一机”为代表的38家国有冶金企业,向国内外先进学习,走出一条扩建、配套、改造的快速发展之路,工艺装备技术水平大为提高。  进入上世纪90年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开始发育,著名的邯钢经验成为整个90年代全国工业企业学习的榜样。同时,国有钢铁企业现代企业制度日趋完善。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后,得益于唐钢、邯钢等国有钢企的技术扩散、人才输送,以津西、建龙为代表的集体钢铁企业得以快速发展,河北钢铁产量逐渐向全国第三、第二跃升。  1996年,中国钢产量首超1亿吨,成为世界第一钢铁大国,至今稳坐头把交椅22年。  1999年,中国钢铁行业出现全行业亏损,国家提出“调控总量”。  当多数人还在悲观观望时,少数嗅觉灵敏的企业家闻到了一种诱人的味道——以房地产市场化为标志,中国在新世纪之初城镇化提速,随之而来的不是“调控总量”,而是“需求井喷”。  2000年,随着冶金主管部门的撤销,上世纪90年代新建的集体钢铁企业纷纷被收购改制,以敬业、燕山为代表的民间资本开始涉足钢铁领域。  巨大的市场、强烈的召唤让一些大胆的民营企业家不顾国家的宏观调控,在土地、环评手续不完备的情况下,争先恐后地上马钢铁项目。  本世纪前10年,平均每年新增6000万吨钢,其中70%由民企贡献。当时有一种“百万吨钢现象”:投资建设一座100万吨的钢厂,每年赚10亿多元,3到5年就能收回投资。钢企赚钱之容易,就像“耙子搂”“大风刮”,有企业主用车拉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在北京一口气买十几辆奔驰车。  2000年,河北钢材产量只有1306万吨,不足全国的10%,民营钢企粗钢产量仅200多万吨。仅用7年时间,河北粗钢产量超过1亿吨,跃居全国第一,并保持至今。此后数年,又相继超越德、美、日。到2013年底,仅民营钢企钢产量就达1.25亿吨,13年增长了43倍,是世界第二大产钢国日本的1.13倍。有人戏称,世界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日本第三,唐山第四”。  隐患发作:经历“寒冬”才会成长  2008年,中国钢铁行业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下遭遇短暂危机后,2009年出现“回光返照”,钢材价格一度高达5000元/吨。此前,各地实行“淘汰落后、结构调整”,不少企业却抓住机会“压小上大”形成更大产能,民营企业中1000立方米高炉比比皆是。这为下一轮行业危机埋下了隐患。  从2012年开始,钢材价格急转直下,吨钢利润越来越薄,从一部手机,到一斤猪肉,再到一瓶矿泉水。到2015年底,粗钢价格只有1440元/吨,价格严重偏离价值,综合价格指数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点,全行业大面积亏损。2014至2015年的“寒冬”,是钢铁行业最难过的日子,不少企业负责人记忆犹新,至今后背发凉。  2013年,国家开始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此时,河北有2.8亿吨产能,占全国四分之一。此后的5年,国家要求河北不仅不能有一吨增量,还要在存量基础上压减6000万吨,占全国四分之三,相当于德、法两国的粗钢产量。  压减产能,不仅因为行业危机,更有环境考量。我国钢铁生产还处在长流程阶段,高消耗、高排放难以避免。生产一吨粗钢需要1.6吨高品位铁矿、0.5吨焦炭。按最近5年河北年产粗钢1.8亿吨计算,每年有至少5亿吨的原燃料、成品钢材大进大出,其中很大一部分靠公路货运,间接形成新的排放。  “黑色产业”遇到绿色困境。河北5年内至少压减6000万吨钢铁产能,影响60万人就业、500多亿元税收、近千亿元资产损失。  回头再看新世纪前15年,伴随着我国的城市化进程,钢铁行业经历了一轮从浮到沉的完整周期,前12年高歌猛进,后3年飞流直下。那些在本世纪初才初次涉足钢铁的民营企业家,在这轮周期中接受了一次完整的市场经济教育,他们不再冲动、盲目、大胆,而是更加成熟、稳重、老练。  至暗时刻,往往预示着黎明的即将到来。随着去产能的累积效果显现,2016年春节一过,钢材价格在第一季度一路升到2640元/吨,不少苟延残喘的钢企重新活蹦乱跳。2017年,全国打击消灭数千万吨非法“地条钢”,隐藏地下多年的“杂牌军”出清,正规钢铁企业欢呼雀跃。  到2017年底,河北省超额完成了国家下达的去产能任务。这一年,全国钢铁行业实现利润1773亿元,同比增长613%。这一年,河北生产粗钢1.91亿吨,未来3年将继续压减2000万吨钢铁产能,河钢集团在全球50大钢铁企业排名第四,津西、敬业、纵横也进入前50强。  转型加速:走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全球钢铁生产中心”和“世界第一钢铁大国”已经历史性地落在中国身上。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未来3年,河北钢铁行业将进入以“大重组、大搬迁、大调整、大提高”为特征的转型发展期、秩序重建期。  当前,河北钢铁工业发展有五大突出任务要完成:一是绿色发展,环保治理继续升级;二是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三是装备升级改造,走工艺技术装备综合配套大型化、信息化和智能化之路;四是调整优化产品结构,以市场为导向,由中低端产品向中高端产品转变,不断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五是借去产能、环保治理和兼并重组之机,调整优化产业布局。  从发达国家发展历程看,钢铁在加速工业化阶段是重要的战略支撑产业,在加速工业化完成后仍然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原料供给工业,还会持续发展。河北钢铁工业只有解决了当下面临的一些突出问题,才能抢占市场竞争制高点,走向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阶段。  当前,在高端、细分市场,我国每年还要进口几千万吨技术上达不到或成本上不经济的高端钢材。钢铁领域的创新永无止境,未来若干年,我国钢铁行业仍需苦练内功,在技术积累上弥补差距、争取赶超。当我国钢材保有量达到一定程度,将向短流程电炉炼钢转变,排放将大大降低,环境友好程度大为提高。为此,全行业要保持历史的耐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