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月本国累积出口钢材3542.6万吨,国内硅钢的出口逐年抓好

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宇燕、苏庆义近日撰文指出,无端指责中国造成了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只会在解决问题的道路上越走越偏。寄希望于世界范围内的产能过剩由某个国家单独解决,并不现实。只有各国相互配合,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两人提出,正是现政府的干预才达到了削减产能的目的。前几年,中国钢铁行业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国内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存在市场的过度和无序竞争,钢铁产量的增长反而是政府干预太少、监管不到位造成的。而从经济发展阶段的视角来看,21世纪以来中国钢铁产量增长较快,则源于中国处于工业化、城市化、投资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较高的过程中。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未来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必然会得到有效缓解。  另一方面,中国并非是世界产能过剩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钢铁产能利用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过去两年削减的产能相当于美国一年的产能。但与此同时,全球产能过剩并无明显好转。产能过剩问题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才成为较为突出的问题,主要还是受整个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同时,钢铁行业本身的供给和需求的价格弹性“双低”特性导致其更容易出现产能过剩问题。  国际社会需集体应对。第一,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是化解产能过剩的根本出路。各国齐心协力促进世界经济增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的产能过剩问题。第二,世界主要经济体加强沟通协调是化解产能过剩的基本保障。世界主要经济体应放弃在产能过剩问题上排斥其他经济体的行为。第三,加强产能合作是创新性地化解产能过剩的重要方式。世界主要经济体应该携起手来,培育落后国家的产能和发展水平。

硅钢因其生产工艺复杂,制作技术严格,被称为钢铁产品中的“工艺品”。由于我国炼钢技术的不断进步,硅钢行业的企业迅速成长,产能产量不断增加,我国硅钢的供给不仅能够满足国内的需求,还大量出口;2017年首次成为硅钢的净出口国。  硅钢行业产能产量同步释放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硅钢行业规模以上企业个数为29家,硅钢的总产能为1236万吨,其中无取向硅钢的产能为1102万吨,取向硅钢的产能为134万吨。分区域看,华东、华北和中南地区的硅钢产能较大,其中华东总产能达到了508万吨,约占全国的41.1%,无论是产能还是企业数量均领先其他地区。  随着产能产线的不断增加,我国产量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硅钢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7年,我国的硅钢产量从421.1万吨上升至1020.2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为10.3%,同期粗钢产量复合增长率仅为5.7%,硅钢的发展较为迅速。  分企业来看,作为国内首家生产冷轧硅钢的企业,宝武集团的产量居于全国首位。首钢、太钢和鞍钢产能也较多,但与宝武仍有差距。由于宝钢和武钢的合并,我国硅钢生产的集中度出现了大幅提升,2017年我国前五家企业的产量占全国的比重为68%。其中宝武集团以29%的份额位列第一;首钢、鞍钢、太钢和华菱四家钢厂总产量约占全国的39%,形成硅钢产业的第二梯队。  我国首次成为硅钢净出口国  进口方面,由于国内硅钢技术的完善,进口硅钢逐渐被国内产品替代,我国硅钢进口量呈逐年减少的趋势,从2012年的71.1万吨降至2017年42.9万吨。在逐渐满足国内需求的同时,我国硅钢的出口逐渐增长,国产硅钢的竞争力正在增强。2017年,我国硅钢出口45.6万吨,同比增长16.62%;首次超过进口量,成为硅钢的净出口国。  硅钢行业的产量产能同步释放,按照这一趋势,2018年,我国有望保持硅钢净出口地位。  分国别和地区来看,我国的硅钢进口绝大部分来自于日本、台湾和韩国,三地的进口量占总进口的比重超过90%。我国的硅钢出口地较为分散,出口印度、意大利、墨西哥和韩国的量相对较多,但没有国家超过20%,因此我国硅钢的出口受到单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变化的影响较小。印度、意大利、墨西哥和韩国为排名前四的输出地,四国占我国出口硅钢片数量的一半以上。

据海关总署数据,2018年6月我国出口钢材694.4万吨,环比增长0.9%,同比增长2.0%;1-6月我国累计出口钢材3542.6万吨,同比下降13.2%;6月我国进口钢材104万吨,环比下降8.3%,同比下降8.0%;1-6月我国累计进口钢材667万吨,同比下降1.9%。  6月我国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8,324.20万吨,环比下降11.6%,同比下降12.1%;1-6月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53,069.3万吨,同比下降1.6%。6月我国出口焦炭和半焦炭95.8万吨,同比增长36.9%;1-6月我国出口焦炭和半焦炭479.3万吨,同比增长16.9%。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