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知道的邓教练是个粗人,但进口金切机床总值却一直保持不变

铝道网】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制造业无疑将发挥基础性的作用。近年来,有关中国制造业未来发展的论述汗牛充栋,智能化、服务化、品牌化、国际化充斥业界。国内一些制造企业开始大量引进自动化生产设备、技术,给行业传递了一个信息:智能化方式进行生产的概念正在觉醒。
为适应市场竞争的加剧,近年来,中国制造业正在经历着重要的转变,如企业的大批量生产向按市场或客户要求柔性生产转变,设计和控制系统各自独立向设计和控制系统集成一体转变,在某地生产向球化采购、生产转变,制造工厂对质量、成本、效率以及安全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可以预见的是这些转变将推动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及应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一位美国专家今年提出:“当我们将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数字制造技术相结合,将会发生一场制造业的革命。它使得美国企业家在本地建厂开工,生产出各种各样的产品。这样,中国还如何能与我们竞争?美国注定要重新获得制造业的领导权,而很快就该轮到中国去担忧了。”美国学者提出的向中国制造业宣战的三大技术相结合产生的制造模式,可以称之为制造智能化,即智能制造。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为生产数据与信息的分析和处理提供了有效的方法,给制造技术增添了智能的翅膀。人工智能技术尤其适合于解决特别复杂和不确定的问题,在制造过程的各个环节几乎都可广泛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专家系统技术可以用于工程设计、工艺过程设计、生产调度、故障诊断等,也可以将神经网络和模糊控制技术等先进的算机智能方法应用于产品配方、生产调度等,实现制造过程智能化。
今年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一份多少有些“耸人听闻”的报告。这份针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年度报告指出,中国现有的严重依赖海外出口与基础设施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如果不能迅速改革,2018年后中国GDP年增幅将降至4%。
虽然对于报告中的数字,许多专家持有不同意见,但中国经济转型形势的严峻却已是不争的事实。
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制造业无疑将发挥基础性的作用。近年来,有关中国制造业未来发展的论述汗牛充栋,智能化、服务化、品牌化、国际化……种种观点不一而足。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友柏则有另一番思考,他给中国制造业开出的“药方”是:构建分布式资源环境下的知识服务体系。
当前,国内一些制造企业开始大量引进自动化生产设备、技术,给行业传递了一个信息:智能化方式进行生产的概念正在觉醒,并进入到了上升通道之中。“虽然目前很多企业所引进的机器人还都属于工业机器人范畴,不能算作智能机器人,但工业机器人所代表的自动化技术却是智能化的基础。自动化机器人的大量引进对于智能化以及行业的发展都起到了推动性和示范性的作用。而这些作用将大大促进我国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张曙进一步解释说,我国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水平相对滞后,在智能软件匹配、信息物理融合等方面都与国际领先水平存在着相当的差距。但随着市场需求的导向以及行业的关注,势必会推动机器人行业的发展。“较直观的应该表现在价格上。目前制约机器人自动化大规模进入生产的应该就是成本问题。人工成本与机器人价格的博弈,从目前看优势并不明显,但机器人应用日益广泛以及批量生产后会促使价格下降,那时候将是自动化生产一个爆发阶段。”
显然,智能化是制造自动化的未来发展方向,但这些技术并不是新生物,而且其在制造业的规模应用已经日渐显现。其实,对于现在的中国制造业来说,应用智能制造技术并不是难题,目前的问题是如果只是在企业的某个局部实现智能化,而又无法保证全局的优化,则这种智能化的意义是有限的。
智能化制造工厂要求清楚掌握产销流程、提高生产过程的可控性、减少生产线人工干预、及时正确地搜集生产线数据、更加合理的生产计划编排与生产进度等,包括从产品开发到设计、外包、生产及交付等,生产制造的每个阶段都需要实现高度的自动化、智能化,并且各阶段的信息高度集成是必然趋势。软件将成为构建智能化工厂的重要基础,人性化操作接口、高功效计算机运算平台连接、跨网络的云端运算与信息集成分析与统计都将成为关键要素。
从自动化到智动化,虽然中国制造业的智能化进程仍任重而道远,但毫无疑问,随着世界经济迅速的发展与成长,智能化制造工厂将给所有产业带来转型与冲击,也将引领全球制造业发展模式的前进与革新,对于中国制造业的转型来说已是必然选择。

铝道网】什么叫领导力,众说纷纭,但看了一个上海东方大鲨鱼男篮的短片,有了点感悟。
话说这位叫邓华德,外国人在中国带球队,虽然交流有障碍,但是通过翻译指手画脚,管理上倒还有章有法。视频当中有个片段令人印象深刻,在一次赛前训练当中,一位黑人外援迟到了,估这位老这样,邓教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直接请他“GETOUT”了。
黑外援尽管心里忿忿,但还是选择调头默默离开。事情到这里并没有完,邓教练随后找到球队队长刘炜,要他去找这位黑人球员如此这般这般说。刘炜谨遵师命,找到该球员,说自己认为他是球队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去向教练求了情,废了不少唾沫,较后邓教练答应他回来参加当天的训练。但是,今后必须刻苦训练,以保证在第二天的比赛中有良好的发挥,不然阿拉刘炜也要一同承担责任。这么做实在有点道貌岸然,但是效果不错,外援破涕为笑,欣然回来参加训练,挥汗如雨,第二天的比赛也是超水平发挥,事情圆满解决。
原来知道的邓教练是个粗人,不仅自己崇尚暴力,也常常教唆队员在比赛中不要太斯文,现在,我们知道他是张飞穿针粗中有细。在我看来,这种管理中粗细的结合,就是领导力。
领导力意味着,领导应该从宏观和大局出发分析问题,在从事具体工作时能够坚持原则,保持自己的既定目标和使命不变;领导力也意味着,领导可以更从容地跳出一人、一事的局限,用一种整体化的、均衡的思路应对更加复杂、多变的局面;领导力还意味着,领导可以在关心自我需求的同时,也对自己与他人的关系给予更多的重视,并总是试图在不断地交流沟通中寻求一种更加平等、更加坦诚也更加有效率的解决方案。
如果非要给领导力下一个定义的话,管理大师杜拉克用简明的语句把领导力描述成:一种有关前瞻与规划、沟通与协调、真诚与均衡的艺术。虽然杜拉克没有教给我们怎么做一个具有高超领导力的领导,但是没关系,邓华德教了我们一小手,也不知道他是否学过杜的管理学课程。
没错,领导力不仅仅是一种领导的方法和技能,也不仅仅适用于领导者,它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掌握的一种精妙的艺术。谈到艺术,使我们联想到修炼和造诣,一般人无法企及,这也解释了能够当好领导的总是极少数人。通常情况下,领导的基本任务无外乎:
决定目标、分配工作——领导需要决定目标应该是什么,并分析达成目标所需的活动、决策和关系,将工作分门别类,分割为可以管理的职务,然后纲举目张,将这些单位和职务组织成适当的结构,选择和挑选合适的人来管理这些单位。
分层管理、制定衡量标准——领导必须保证组织中每个人都有一套适用的衡量标准,这个标准既把重心放在整个组织的绩效,也关注个人的工作绩效,并协助每个人达到绩效目标。同时,经理人需要与部属和上司进行有效沟通,以确保衡量标准能够产生积极意义。
评估员工、奖罚分明——领导透过管理,透过与部属的关系,透过奖惩措施和升迁政策,激励员工努力工作。同时,领导透过策略性的管理方式,激发他们的潜能,强化他们的操守,训练部属以积极和负责任的态度完成任务。上述任务真的不难,但是很多人其实做不到。
也许,我们需要秉承一种更加平等、均衡、更加富有创造力的态度来理解和实践领导力。需要将自己与下属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把自己当作一个球队教练,把自己视作激励者、协调人或沟通桥梁,而非传统意义上的领导者、督促者。为了从一个传统的“领导”转变为一名成功的“教练”,我们较需要做的不是简单完成既定的任务,不是设计好团队的组织结构,也不是熟练地发号施令,而是为所有员工营造一种充满激情和不断超越自我的环境。就像教练在比赛中所做的那样,只有鼓舞和激励,伴之正确的方法,就可以确保比赛胜利。
因此,领导力应当是领导同志们对自我的一种不断修炼,以至臻境。这不是个幻想,理想的管理者,是胸襟宽广的海,能够包容意见相左的下属;是识人善任的伯乐,能够把每个人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是有人格魅力的火烛,能够吸引下属积聚在他身边;是会造梦的教练,他们坚持自己的选择,构建梦想,并通过不断激励带领下属一同去实现它。

铝道网】中国2009年以4000多亿元人民币成为世界机床工具产值较大的国家,但我国高档数控机床的产业化水平还不高,一大批机床制造企业基础还十分薄弱,国内市场所需的高档数控机床仍主要依赖进口
以金属切削机床为例,尽管中国进口金切机床总值占国内金切机床消费总值的百分比正在逐年减少,但进口金切机床总值却一直保持不变。而进口这些高档机床产品的行业主要集中在航空、航天、能源、船舶、汽车等重点行业,它们对机床的性能要求较高,尤其对机床的运动精度、运动速度、运转稳定性、智能监控等方面的要求比其他行业要高很多。
以飞机制造业为例,该行业零部件的加工多以使用五坐标数控机床为主,因此在多轴联动精度、零件加工一致性、基于网络的故障诊断方面都有独特的要求,对国产数控机床而言,以上技术层面还有待提高。总的来看,国内机床业在用户工艺研究、产业结构和技术研发方面存在较大差距。
2011年6月16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实施《战略贸易许可例外规定》,将中国排除在44个可享受贸易便利措施的国家和地区之外。随着国内企业创新能力的增强,美、日、德等发达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均提高了对中国企业的防范意识,加大对先进技术和设备出口到中国的管控力度。机床工业的产业链较长,一个环节被“卡脖子”,整个产业发展就受到制约。
“我国进口先进技术和设备的成本急剧上升。”据国际模具五金塑胶产业供应商协会秘书长罗百辉介绍,我国金属加工机床单台进口平均单价已由2007年的6.7万美元上升到2010年的11.1万美元。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5月,我国累进口金属加工机床32079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21.5%,累计进口金额达44.08亿美元,同比下降16.8%.5月当月我国金属加工机床进口量为6604台,进口金额为7.44亿美元。
此外,在球发达经济体复苏尚无明显迹象的大背景下,我国机械工业在全球竞争格局中面临的挑战将更多,摩擦将更为频繁,并将进一步由低端产品向高端产品扩散,由产品贸易环节向制度环境扩散,由单一的“两反一保”贸易救济调查向知识产权、技术性贸易壁垒、产业竞争力调查等多种方式扩散。在金融危机爆发前,一直呈下降趋势的美国装备制造业国内市场占有率由2007年的67.4%回升到2010年的69.72%.
全球市场对各种特殊机床的需求日益增加,技术要求也越来越复杂,促使企业改进自己的产品开发过程,管理层希望不同部门的员工以集成项目团队的形式开展工作,以提高工作效率。机床企业希望把各种不同的IT系统合并到一个完整的软件包后提供给客户。对此,罗百辉强调,机床制造商不应忽略日益强劲增长的中档技术领域,因为新型工业国家正在越来越多地自行生产中档技术产品。
中国高端机床市场历来由美国、日本、德国企业占据主导地位,中端市场主要被台湾机床、大陆机床、韩国机床瓜分。德国机床不论机床性能或制造工艺皆可称为行业“大佬”,其若进入中端市场,对非德国籍的企业将造成相当的冲击。中国国产机床主要集中在低端市场,虽然中国企业逐渐往中端市场靠拢,但中端市场仍然以台湾、韩国制造为主。长远来看,中端市场是中国企业未来必须开拓的方向,在中端市场获得一席之地并稳定扩大市场份额对于中国机床制造业的发展至关重要。同时,也是往高端市场进发的路上不可避免的一关。
与台湾机床业加强合作是抵御德国等外企大规模入侵的办法之一。近年来中国台湾的机床产业发展迅速,保持60%以上的增速,并在世界市场居第六位。2011年,台湾机床业产值达到50亿美元,为世界机床第六大生产地区和第四大出口地区,2012年出口额达42.36亿美元,有望超越意大利,成为仅次于日本、德国的第三大机床出口地。中国台湾每年出口到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的机床价值约10亿美元,2012年出口到中国大陆的机床为14.31亿美元,占全部出口的33.8%.
与台湾企业强化合作模式、强调技术往来对于提升中国大陆企业的制造能力有着较好的提升作用。中国大陆企业应注意把握机会、抓住机遇,就技术的引进、交换提出更多合作项目。

作者:匿名2728次浏览

作者:匿名1684次浏览

作者:匿名1485次浏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