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专家提醒要警惕归属钢铁行业的铸造企业利用中频炉违规生产,积极推进期货行业服务广大涉钢企业

22日,中国期货业协会秘书长吴亚军在“2018年(第三届)中国钢铁金融衍生品国际大会”上表示,目前上市的57个品种中涉钢品种共有9个,这些品种基本涵盖了钢铁产业上下游主要的原材料和产成品,有效满足涉钢企业从事套期保值的基本需求。随着期货市场持续发展和钢铁企业期货交易参与度不断提高,中国钢铁产业链期货交易量和交易金额位居世界第一。  吴亚军还表示,今年以来,逆全球化盛行,国际贸易环境更加复杂,带动利率、汇率波动加剧,实体企业面临的风险也进一步加剧。建设发展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发挥市场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服务实体企业风险管理需求,是期货行业责无旁贷的任务。作为行业自律组织,协会今后将充分发挥自律服务传导的职能,加大对钢铁行业的支持力度,积极推进期货行业服务广大涉钢企业。一是继续深化与中钢协的合作力度,举办多层次的合作交流活动,建立两家会员单位之间的沟通和互动机制,实现行业间信息共享和业务合作。二是与有关各方进一步加强对产业链相关企业的培训,提升企业对期货市场的认识和理解,通过培训帮助企业尽快熟练掌握各类期货衍生品工具,为钢铁行业有效利用衍生品市场提供有效的人才保障。三是鼓励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等期货经营机构继续通过仓单服务、基差贸易合作套保、场外衍生品等业务,不断满足企业多元化风险管理需求,帮助企业优化购销机制,稳定经营成本,改善库存管理,进一步促进钢铁行业实现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

据央视新闻报道,为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近期派出了八个抽查组,在全国21个省区市开展了抽查。抽查组在检查过程中,发现部分企业冶炼设备拆除不彻底,同时专家提醒要警惕归属钢铁行业的铸造企业利用中频炉违规生产“地条钢”的风险。

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沙钢股份停牌已经超过21个月,堪称旷日持久。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获悉,沙钢股份重大资产重组的方案调整已经接近完成,将德利迅达从重组标的中剔除,近期或披露新的重组预案并申请复牌。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两个相对独立的信源处得知,由沙钢集团主导,以所控制香港公司的名义收购GS
24.99%股权的交易已经完成,估值较苏州卿峰收购时高出一大截,将在近期完成过户。这笔交易将在沙钢股份新的重组预案中有所体现,沙钢集团借此掌控重组的主导权,避免李强(苏州卿峰及德利迅达法定代表人)等人话语权过重,从而减轻“借壳”的嫌疑。后续,GS剩余股份也有继续注入上市公司的可能。  德利迅达被剔除  回顾沙钢股份重组进程,最早要追溯至2015年初的协议转让,沙钢集团与境内自然人李非文、刘振光、黄李厚、李强、王继满、朱峥、刘本忠、燕卫民、金洁等9人分别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合计转让8.69亿股(占总股本的55.12%)。随后不久,沙钢股份筹划第一次重大资产重组,2016年初宣布终止。2016年9月,沙钢股份再度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此次的重组方案是,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苏州卿峰100%股权,以及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德利迅达88%股权。苏州卿峰100%股权作价229亿元,德利迅达88%的股权作价29.08亿元,合计达到258.08亿元。同时,沙钢股份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亿元。由于苏州卿峰持有德利迅达12%股权,此次交易完成后,沙钢股份也将可以控制德利迅达100%股权。  根据之前的重组预案,苏州卿峰通过境外全资持股平台公司EJ收购了GS(全称“Global
Switch Holdings
Limited”)49%股权,EJ还拥有GS另外2%股权的购买期权,行权价格为2英镑。因此,沙钢股份真实的收购标的是GS的控股权。GS是欧洲和亚太地区领先的数据中心业主、运营商和开发商,沙钢股份收购的目的是开拓数据中心的业务,另一收购标的德利迅达也同样从事数据中心的业务。  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当初之所以要一起收购德利迅达,是看中其数据中心运营团队,因为沙钢股份此前主业与此无关,缺乏这方面的运维人才。该人士还表示,德利迅达现在被剔除出重组标的,是因为涉及中概股。德利迅达原为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创博国际实际控制的公司,后来退市拆除了VIE架构。  沙钢集团主导重组  之前的重组预案显示,沙钢集团持有苏州卿峰23.9%股权,为苏州卿峰第一大股东;上海领毅持有18.39%股权,皓玥挲迦及其一致行动人堆龙致君、顺铭腾盛合计持有18.39%股权,二者并列第二大股东。因此,苏州卿峰不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沙钢股份前后出资52亿元,亦不能掌控苏州卿峰。  另一情况是,德利迅达的实际控制人李强,未直接持股苏州卿峰,却成为法定代表人,在苏州卿峰收购GS部分股权后,还担任了GS的董事长。加上此前受让沙钢集团所持沙钢股份,外界普遍认为李强主导了该项交易,由此带来规避“借壳”的质疑。  这也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各方需以实际行动证明不构成“借壳”。接近沙钢股份重组交易的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e公司记者,沙钢集团近期通过在香港的公司,完成了对GS
24.99%股权的收购,估值较苏州卿峰收购时明显高了一大截。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另一独立信源处验证了这一收购方式和收购比例。有了这额外的24.99%股权,沙钢集团在GS的话语权明显增强,进而可对沙钢股份的重组产生重大影响。  接近交易的人士还表示,之所以此次收购的比例是24.99%,是因为英国出台了新的规定,涉及数据中心资产的股权交易,比例超过25%就要经过严格的审查,很难被通过。对于GS剩余股权,沙钢集团或其关联方未来也可能会继续收购,也有可能会注入沙钢股份。该人士还表示,这些将在沙钢股份新的重组预案中有所体现,披露后或将会申请复牌。  沙钢股份当前有47000余名股东,已被锁定近两年。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沙钢股份复牌后的走势才是最值得关注的。有业内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分析,沙钢股份停牌时间过长,部分资金已经付出较高的成本,复牌后的抛售对股价造成较大的压力。另一方面,此次重组的成功与否直接影响沙钢股份的估值体系,是按照传统的钢铁行业,还是按照互联网数据中心?若按前者,当前沙钢股份的市盈率明显偏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